出版業需要區塊鏈嗎?

? 編者按:最近一段時間,區塊鏈因國家層面的高度重視再度登上輿論風口,也成為各行各業打算試水的領域。那么,出版業需要區塊鏈嗎?出版機構和從業者愿意參與這場技術變革嗎?

? ? ? ?2012年我誤打誤撞從傳媒業進入出版業。以一個傳媒人的視角來觀察出版業,我發現出版業有一個最大的軟肋:傳播。出版業本是內容行業的基石,但在互聯網時代卻缺乏有效傳播、曝光和觸達。
? ? ? ?這里有兩個問題:第一,圖書是封裝的產品,天然有傳播壁壘。出版業需要有人把封裝的圖書變成能夠傳播的媒體產品,進入互聯網內容的大分發當中。在紙媒時代,是紙媒做了這項工作。紙媒沒落以后,出版業的內容傳播出口正在逐漸消失。第二個問題是,移動互聯網帶來的人、信息、資金的連接,使得出版、傳播、銷售可以一體化。但是由于出版業對內容傳播的忽視,導致在整個價值鏈條上始終處于被動地位。
? ? ? ?區塊鏈可以解決出版業的問題嗎?
? ? ? ?區塊鏈是一種分布式的賬本技術,能夠建立一個社會化的信用和價值體系。這就意味著,只要有作品在這一體系中傳播,每個人的作品貢獻的價值就能用公允價值(虛擬幣)標識出來,并且被全網的人看到。我曾經仔細詢問過兩本小說的營銷:《烏克蘭拖拉機簡史》和《斯通納》。這兩本書向許多媒體人贈送了樣書,然后就在微博和微信上“火”了。區塊鏈能將這些在社交網絡里的大節點用戶識別出來,體現出他們在內容發現和傳播方面的價值。
? ? ? ?雖然區塊鏈可能解決問題。但一定是區塊鏈技術嗎?出版業愿意參與這場變革嗎?不一定。因為區塊鏈技術至今還沒有一個完全成熟的應用場景。而且,區塊鏈為出版帶來的收益可能被誤傳了。
? ? ? ?很多人認為區塊鏈可以防止盜版。確實,一旦一個作品被記錄在鏈上,可以保證以后不可能再被篡改,但這首先要保證首次的記錄是準確的,不存在抄襲、盜版行為,這不是區塊鏈可以做到的。第二,即使首次記錄、確權不誤,但是一旦發生盜版、侵權行為,區塊鏈只是提供了一個憑證,能否獲得法律救濟和區塊鏈技術無關。
? ? ? ?更大的問題在這里,對于一個版權區塊鏈平臺來說,最重要的是出版機構是否愿意加入這場游戲。有位軟件工程師說:維持一個分布式的網絡需要成本,并且一定要建立一個經濟體系。在出版業,這個經濟體系要建立,一定需要作者、讀者、出版商、發行商、電影制作人等一系列社會角色。有人想通過區塊鏈技術來消除后面幾種角色,我認為這是對去中心化的誤解。
? ? ? ?區塊鏈能為出版業做些什么?
? ? ? ?區塊鏈是一種技術工具,但是恐怕難以直接取代優秀的編輯,或者立竿見影地解決圖書銷售問題。所以對出版業來說,區塊鏈的吸引力不那么大。但是出版業正在進行前所未有的版圖擴展,這是互聯網技術帶來的,區塊鏈可能會在其中扮演最后一棒的角色。
? ? ? ?我們來看“寫作—編輯—復制—傳播”這樣一個出版鏈條的變化。在寫作端,移動互聯網的存在使得寫作人群大大擴展。在復制和傳播端,復制和傳播成本趨近于零,內容可以以無摩擦的方式傳播,移動支付的便捷和安全使得作品獲得收益的方式也很流暢。
? ? ? ?以上這些也帶來行業結構持續、深入的變化。在歐美地區首先興起了自出版平臺,很多無法接觸到書探、經紀人、編輯的普通人把自己的作品發布出來,在亞馬遜等平臺上發行,獲得收益。
? ? ? ?當然,自出版并不能從本質上改變出版業。一個作者的天賦不會因為在移動端寫作,在互聯網平臺發布就發生變化,自出版降低了普通人寫作的門檻,增加了他們被發現的機會。而音頻、短視頻等流媒體技術的成熟,使得一個普通人可以用多媒體的方式實現自出版。這場變革在歐美被稱為自出版1.0時代,是寫作、復制、傳播等環節的變化。如今他們正在進入自出版2.0時代,傳統出版機構的“墻”被打破,傳統出版業的人力資源進入到與作者的連接當中,編輯成為個性化又標準化的社會服務。
? ? ? ?那么區塊鏈能做什么呢。它將會對這場出版業的價值重組推波助瀾。區塊鏈技術能夠建立一個分布式的價值網絡,讓所有人都可以看見。想一想,因為這個技術的存在,一位沉默的閱讀者可能因為自己對小說的獨特眼光,而擁有像傳統出版社那樣的權力——為不知名的作者賦能,這是不是會很有趣呢?
最新動態